服務電話:13936256183

哈爾濱服裝廠閱讀2020,快時尚行業攪了個“天翻地覆”!

發布時間:2021-01-21 13:30作者:小小編 點擊:

             歡迎訪問哈爾濱服裝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哈爾濱贏眾工作服定制的官網
自2018年、2019年New Look和Forever21相繼退出中國市場,快時尚行業洗牌的速度明顯加快。2020年初來勢洶洶的疫情,更是將快時尚行業攪了個“天翻地覆”。

上半年的全球市場上,GAP現金流告急、ZARA和H&M關店裁員、優衣庫(需求面積:1800-2000平方米;代表項目:南京德基廣場一期,蘇州昆山九方購物中心等)收入下跌。下半年依托中國市場,四大快時尚巨頭逐漸回血,但是縱觀全年,快時尚品牌們的開店速度還是不可避免的慢了下來。

據贏商網不完全統計,2020年,包括H&M、ZARA、優衣庫、MJstyle、MUJI、UR、C&A、GAP在內的8個快時尚品牌,在內地共新增203家門店(不含升級重裝門店),在2019年創歷史新低的基礎上再次刷新最低紀錄。快時尚品牌中國開店量在2018年斷崖式下滑后,至今已是“三連降”。

2020的快時尚:

“王 者”還是“王 者”,店越開越“下”

//優衣庫領跑,國產品牌UR和MJstyle強勢

上半年,在疫情陰影的籠罩之下,8個快時尚品牌僅開出32家店鋪。而這份被壓抑的急切擴張的心情,在三季度得到釋放,并在四季度繼續攀升,兩季度分別新增店鋪81家和90家。

2020年:

1、優衣庫以66家新店的速度領跑;

2、國產品牌UR以38家的數量緊隨其后;

3、經歷了2019年擴張低谷的MJstyle今年拓店30家,比2019年增加1倍以上;

4、位列第4、5位的GAP和MUJI分別拓店26家和23家,同比上年減少4家和5家;

5、過去4年在中國市場上都保持個位數增長的C&A,今年新增門店15家;

6、而H&M和ZARA分別以4家和1家成為“吊車尾”。

縱觀2016~2020年快時尚的發展軌跡可知:

1、優衣庫、UR的發展較為平穩,年年保持著不錯的拓店數量,中位值保持在78和38家;

2、H&M的新店數量像坐上了“滑滑梯”,從2016年的77家新店,銳減到2020年的4家;

3、國產品牌MJstyle則是經歷了2016年和2017年的高速拓展后,斷崖式下降,2019年僅拓店14家,最高和最低值相差152家,不過其新店數量在今年有所回升。

//華東龍 頭地位動搖,西南成都矚目

2020年,快時尚新店地域分布中,華東仍然獨占魁首,吸引6個快時尚品牌布局加碼,新開門店65家。但其占比僅為32%,較2018、2019年的40%+有所下降。其中,優衣庫開店24家,占其整年新開門店數的37%;GAP延續2019年的軌跡,將近一半的新店開在華東區域,為11家。

華南與西南占比17%和16%,位列二、三位,分別吸引6個和7個快時尚品牌加碼。

其中,西南地區,成都新開16店矚目,其中,UR獨占5家。重慶龍湖金沙天街店無疑是***的場子,吸引優衣庫、H&M、UR三個品牌入駐。

此外,華中、華北分別以13%和10%緊跟其后。而東北和西北占比為7%和5%,為14家和10家。

//低縣級城市受歡迎,下沉成為主旋律

從城市等級來看,一線、二線城市新增拓店數量為37家和38家,分別占比約18%和19%。一線城市中,上海16家,占比約50%,北廣深分別新增9家、6家和6家。二線昆明位居第一,新增4家,大連、蘭州、無錫和珠海分別新增2家。

新一線城市仍然是快時尚品牌們的優先選擇項,2020年新增門店75家,占比約37%。其中,成都、南京、重慶、鄭州等城市表現良好。

三線城市成為今年快時尚拓店過程中的亮點,新增門店數量40家,超過一線和二線城市,摘得亞軍。

以三、四、五線城市為代表的低縣級城市,共拓店53家,占比約26%。

//萬達廣場依舊搶手,奧特萊斯成為新秀

綁定連鎖購物中心一向是快時尚選址的準則。2020年,萬達廣場、龍湖天街、吾悅廣場和奧特萊斯成為快時尚開店最多的項目。

萬達廣場新開30家快時尚門店,涵蓋優衣庫、MJstyle、GAP和UR四大品牌。其中,位于三線及以下的門店為14家,占比約50%。

而奧特萊斯成為今年連鎖購物中心中的“香餑餑”,其引進3個品牌共10家新店。其中,GAP尤其偏愛奧萊,今年開出8家店,占其全年新增門店數的31%。

頻出新招,快時尚的生意變了

//快時尚試圖脫離固有模式

快時尚成也在快,敗也在快。

快時尚品牌始終緊跟潮流、商品以周為頻次的更換速度,曾經緊緊抓住年輕消費者的心。但是追求速度也導致其出現面料差、做工粗糙的問題。與此同時,大量的污染和浪費也成為這些品牌產品無法回避的難題。

時間行至2020年,快時尚品牌有了擺脫“快時尚”標簽的共同訴求。無論是H&M首推會員制付費品牌,還是ZARA在線下布局精品店,包括優衣庫在進博會打造環保主題的展區、MUJI觸電便利店業態、GAP喊話要做可持續時尚***、C&A推出環保型店鋪等,這些做法都與過去快時尚頻繁更新、造成大量浪費的作風背道而馳。

這些信號都無一例外的向外界宣告,快時尚正在尋找一條不同于過去的道路。

1、ZARA全新概念亞洲旗艦店登陸北京

ZARA于10月開出其全新概念亞洲旗艦店,設計9米高的巨型入口,占地超3500平,共四層,坐落于王府井大街。

一二層為女裝區、鞋履區和陳列新品的展廳。其中,二層陳列其專為年輕女士而設計的TRF系列,***嵌入門店的ZARA HOME也放置在這里。

三層為女裝區及試衣間,四層則為男裝和童裝專區。店中還開辟了一個區域用于招才納賢,方便有求職意向的人通過試聽技術展示其學識和才能,由視頻提交簡歷以及進行現場答疑。

此外,門店采用環保節能技術,還配備舊衣回收箱。

2、MUJI培育便利店“新物種”——新世代MUJIcom

繼連鎖酒店MUJI HOTEL、家裝服務MUJI INFILL之后,MUJI又在中國搞起了創新。

2020年6月,中國首家新世代MUJIcom在北京開業,這是MUJI***觸電便利店業態的產物,目的是為了“讓便利更親近”,即離消費者更近的便利生活體驗。

12月,其二店在上海開業。為貼合社內員工、公寓住戶與周邊社群的基本生活需求,MUJIcom二店提供各類滿足便利生活的商品和食物。此后該店還將開放一個24h運行的洗衣房。

3、H&M集團推出***會員制品牌Singular Society

H&M推出了***的會員制品牌——Singular Society,以訂閱模式為主,只有會員才可以購買該品牌的服裝。

Singular Society的會員模式有兩種,基礎版每月會費95瑞典克朗(約合74元***),每月可購買5件產品。升級版每月會費是195瑞典克朗(約合151元***),每月能購買25件產品。年付費方案的會員模式價格會更加便宜。據稱,此舉會大大減少原材料的浪費。

//向下沉市場和線上找紅利

縱觀過去5年快時尚發展軌跡,其在中國經歷了瘋狂生長的時期之后,從2018年開始呈現整體下行的趨勢,新增門店數量銳減。快時尚品牌們試圖從下沉市場和線上找到新的增長點。

2020年,優衣庫、MJstyle和C&A屬于往低縣級城市走的代表性品牌。

優衣庫拓店20家,是快時尚中下沉表現***的品牌,占其全年拓店總數的30%。MJstyle為11家,占其全年拓店總數的37%;C&A為7家,占比約50%。

優衣庫中國在門店數量上,到達了一個新的節點。不僅8月底門店數量達到767家,***超過日本國內的直營店(764家),更是在12月底突破800家。

優衣庫的觸角亦逐漸伸向低縣級地方城市,位于三線及以下城市的新店數量占比不斷攀升,從2017年的25.97%上漲至2020年的37.9%。其表示未來將延續每年80-100家的開店速度,持續拓展下沉渠道。

ZARA則與優衣庫、MJstyle和C&A等的發展重心不盡相同。自2016年開始,ZARA在中國的拓店數量就一直屬于倒二的水平,今年倒一的C&A突然“發憤圖強”,不僅超車ZARA,還向下沉市場滲透。

ZARA全年僅拓1家3500平的旗艦店,其母公司Inditex集團還宣布將關閉旗下三個品牌Bershka、Pull&Bear和Stradivarius在中國的線下店,且預計所有的關店工作將在2021年年中前完成。

此次關店的三個品牌,均屬于定位較年輕、平價的品牌,且在天貓等電商平臺上已經積累起不少粉絲。結合ZARA的拓店速度和拓店規模來看,不難發現集團正在進行戰略層面的轉型:在線下布局中高端精品店,而將平價品牌的銷售主陣地轉移至線上。

快時尚品牌們或是向線上走,或是向下沉市場走,急切脫離快時尚模式都是其共同的訴求。但脫離了固有的模式,快時尚品牌未來的方向在哪里,仍然是待答的謎題。

本文原鏈接:http://news.efu.com.cn/newsview-1320733-1.html

哈爾濱服裝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哈爾濱贏眾工作服定制

2021.1.21

上一篇:哈爾濱服裝廠閱讀秋冬新品大賣,冷冬成都市麗人產品升級試金石
下一篇:哈爾濱服裝廠測量要點有哪些?
哈爾濱定制服裝

服務電話:18246163813
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52號

工信部備案:黑ICP備13003049號-2

哈爾濱工作服 哈爾濱定制服裝 哈爾濱工作服定制 哈爾濱制衣廠 哈爾濱工作服廠家 哈爾濱定做工作服 哈爾濱服裝廠

短信

電話

首頁

浙江体彩舟山飞鱼